返回

高官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案子(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秋独自走在瑶雅乡的街道上五个月前的事他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过来只是回到了自己二十一岁那年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

    “叶乡长,叶乡长…”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把叶秋从思绪中拉扯回来,叫自己的不是别人,在前世这个女人是自己兄弟的老婆,她叫陈嫣,琼鼻高挺,两只大眼睛彤彤有神,两条马尾辫扎在脑后,穿着一件小碎花连衣裙。

    “陈姐有什么事吗?这么火急火燎的。”陈嫣比叶秋大上了五岁,所以叶秋一直都管她叫姐,陈嫣屡次劝说无果后也就不在坚持。

    “叶乡长,马河村的那件案子已经定性了,只是马阳的老婆一直在胡搅蛮缠,我怕到时候闹到乡政府,那么这件事就不好办了,事态一旦严重起来,上面追究起来那么你就有大麻烦了。”

    “马河村的那件案子…”叶秋沉吟,前世的这件案子一直都是心里的痛,既然有来世,那么一定要把这件案子给办了,不能一个遗憾伴随两世。

    马河村马阳因为和邻居在房屋建造上起了冲突,一怒之下就把邻居马海的头部打成重伤,而后就被带到了瑶雅乡派出所,但是因为邻居马海是马阳堂叔,所以就到派出所说不追究这事,马阳就被放了出去,可是回到家的当晚就死在了家中。

    前世因为叶秋将要调到县里去就职,这事也就没有继续跟下去,至于后来,听说马阳的老婆李爱莲嫁给了马阳的堂叔,这事还在马河村掀起不小的风波,别说当时是九零年,就是放到二零一零年,能被接受的几率都极其渺小。

    “陈姐,陪我去一躺马河村。”叶秋不敢确定现在的情况还会不会和前世一样,马阳的老婆一直坚持着说是在派出所遭到毒打回到家后才身亡的,在马阳的尸体上有很多淤青,明显是在死前遭到过毒打。

    叶秋也去瑶雅乡派出所问过,所里的人都说没有动手,所长郭长安更是说道:“叶乡长你就放心吧,我们绝对没有动手,就算真的要动手也不会留下外伤的,嘿嘿!我们是专业的嘛。”

    郭长安的话叶秋相信了,并不是因为他说的什么专业的,而是九零年那时的警察毫不夸张的说就是流氓,打了谁也就打了,打死人的例子并不少见,所以郭长安没必要说谎,那么这件事其中一定就有蹊跷!事出反常必有妖!

    当叶秋和陈嫣来到马阳家的时候,叶秋傻眼了,原本马阳和马河两家现在居然合并成了一家,在房子外面围起栏剡栅,马阳从小就父母过世,和奶奶两人相依为命,但马阳死后,老人家不堪打击,也驾鹤西去,马阳和李爱莲漆下无子女,所以李爱莲在改嫁马河后,两家自然合在了一起。

    叶秋推开用毛竹扎起的小门,和陈嫣并肩走进去,正值深秋,院子里满地枯叶,两人脚下不时的发出‘咔咔’声,没走几步,里面就传来吵骂声。

    “你这个婊子,我的事你少管,不然有你好看。”一个男人声音传进叶秋两人耳中,叶秋一脸的平静,而陈嫣却紧皱起眉头,心地善良,同样身为女人的她,对李爱莲多多少少都有一丝的怜悯。

    “我不管,你这个混蛋,你居然这样对我,难道你忘记了马阳是怎么死的了么?现在你吞了他的家业,强*奸了他的老婆,逼我嫁给你,现在你个张寡妇做那苟且之事竟然还叫我少管,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这个女人的声音叶秋知道是李爱莲的,从她的话里,叶秋对马阳的案子心里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妈的,臭婊子,不让你说这事,你还说,看老子不打死你。”说完,屋内就传来一阵‘噼啪,噼啪’声,还有李爱莲那歇斯底里的哭泣声,一边哭还一边破口大骂:“马河,我告诉你,我不会再去政府闹了,你也别想利用我去拿政府的钱了,老娘不干了,拿回来钱也是被你拿去给了张寡妇。”

    “你敢,你不去,我就让马林那傻子来和我一起干你。”马河狠狠的说道。马林是马河村的傻子,现在已经三十来岁,但每天依旧鼻涕横流,据说,有一次,傻子看见两头牛在交配,他就把那头公黄牛赶走,提着自己的老二就往母牛身上趴,当时村里人看到,都大笑纷纷。

    李爱莲一想到傻子那副模样,顿时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跌坐在地上,号哭道:“马河,你他妈不是人,你居然这样对我,老娘跟你没完。”

    “哼!跟我没完,你要怎么跟我没完,也不看看你那副黄脸婆样,要不是为了马阳的这点家产,老子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你还没完没了了。”马河一边大骂一边动手就要抽李爱莲。

    就在这时,忍无可忍的陈嫣一把推开门,一片狼籍的地面,李爱莲嘴叫流出鲜红血丝,脸上也是一紫一块红,马河的手停在空中没有挥下,此时他的脑袋中一片空白,怎么会有人,那么刚才自己和李爱莲的对话他们一定都听到了,这下完蛋了,自己死定了。

    叶秋一直警惕的看着马河,在罪恶被人发现的时候,罪恶之人的反扑是恐怖的,杀人灭口等等都有可能发生,两世为人的叶秋这类事当然也不少见,但陈嫣却显得单纯,或者说幼稚多了,陈嫣蹲下想要把李爱莲扶起来,这时,马河突然动了,右手往桌子上挥去,叶秋见状,暗道:不妙。

    桌子上放着一把水果刀,叶秋已经肯定马河是要铤而走险了,叶秋不敢马虎,身子前倾,双腿猛然发力,就在马河的手刚要触碰到桌子上的水果刀时,叶秋重拳砸在了他的脸上,马河被击中,身子想后退了几步,想要再拿到刀除非将叶秋打倒。

    陈嫣见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声音颤抖的道:“马河,别做无谓的挣扎,现在你去自首还可以争取到从轻处理,如果你再这样顽固不灵,那么等待你带将是死路一条。”

    马河阴沉着脸,随后,把手放下,收起要和叶秋干架的架势我跟你们去自首。”就在这时,他猛然的朝桌子扑去,叶秋哪里会让他如愿。

    从马河想要拿刀的那一刻起,他就不会相信马河会跟自己去自首,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怕死的人不怕死,不怕死的却怕死,这是一句看似矛盾的话,但意思却是,怕死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宁死不屈,那种为了钱什么都敢做的人在法律面前却是怕死的,不能坦然面对。

    (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