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后:媚乱六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一十九章 龙越离番外(姐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wx.com )    叶公公小心看着他的脸色,道:“皇上不觉得宝儿郡主更像皇后娘娘吗?轻易相信别人,从不为自己考量。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wx.com如今这样没有私心的女子已很少了。”

    龙越离自嘲一笑,神色间皆是落寞:“罢了,先派人看着她们两人吧。结果要怎么样,朕也不知道。”

    他说着,拄着手杖慢慢地走了。叶公公回头看了一眼那寂寂的小院,轻叹一声,跟上龙越离离开丫。

    …媲…

    萧宝儿回到了微茗宫中天已全黑了。她放下一件大大的心事,分外轻松。到了为微茗宫中悄悄绕到了寝殿后方,循着那扇打开的窗户吃力地爬上去。好不容易爬上去了,身子一晃,噗通一声又跌在了地上。

    她闷哼一声,正要呼痛,忽地黑漆漆的殿中一点烛火猛地被点燃。

    “又是哪飞来的一只笨雀儿。”慵懒中带着调侃的声音传来。

    萧宝儿脑中一片空白,怔忪半天才缓缓抬头。入目,果然对上了龙越离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玄眸。

    宫女鱼贯而入,点燃寝殿中的一盏盏铜鹤宫灯,满殿的光辉遍洒,轻易的就驱散了黑暗。萧宝儿脸色煞白,怔怔跪坐在地上。龙越离挥了挥手,宫女们又鱼贯退下。

    “你去了哪里?为何打扮成这个样子。”龙越离问道。

    萧宝儿低了头,轻声道:“皇上难道不知吗?”

    他能来,就能知她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萧宝儿心底掠过一阵酸楚。她太天真了,天真得以为自己的行踪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wx.com而他偏偏就这样冷静旁观。

    “朕要你亲口说。”龙越离声音清冷悦耳,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祗。

    萧宝儿抬头,一双美眸中掠过苦涩的笑意,低声道:“臣女去寻自己的妹妹——唐萧萧。”

    殿中静得针落可闻。龙越离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少女,她一身宫女装束,神色茫然,唯有眼底的一点凄然绝望令人心疼。

    “朕告诉过你。总有一天萧萧的身世你会知道,为何要如此急于一时?”龙越离问道。

    萧宝儿轻笑,盯着他那双深沉不见底的眸子,问道:“总有一天是哪一天?皇上既然不能与臣女坦诚,臣女自然无法对皇上剖心。”

    她低叹一声:“皇上都知道了为何还要对臣女隐瞒呢?为何要软禁萧萧妹妹,为何要令所有人都以为皇上要娶臣女为皇后呢?”他明眸清澈得仿佛可以照见这个世间所有污秽,令他眸色越来越沉。

    “朕软禁萧萧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而你,朕没有骗你。朕会娶你做皇后。”龙越离淡淡道。

    萧宝儿看着他清冷却俊美的眉眼,眼中有泪却落不下来。她深深伏地,颤声道:“臣女不敢受。”

    “你不愿嫁给朕为后?”龙越离面色不动,缓缓问道。

    萧宝儿伏地,一字一句道:“皇上,臣女是罪臣之后,皇上不要再欺骗了臣女。”

    龙越离眼一眯,问道:“为何如此说?是萧萧告诉你的吗?”

    萧宝儿肩头微颤,自嘲笑道:“臣女会猜不出来吗?萧萧妹妹是人证,告的又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若不是不忠不义的大罪她怎能让皇上如此紧张?臣女父王在京,若皇上不忌惮他,自会放他回属地,可是如今半月将过,皇上拿了臣女的婚事拖住父王与母妃。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wx.com若臣女没猜错,父王一定是犯了谋逆之罪!”

    龙越离看着地上伏地微颤的萧宝儿。良久,他淡淡道:“你很聪明。可是你既然猜对了为何要偷偷去寻萧萧让她离开皇宫?难道你不是存了私心让她消失,从此你父王的谋逆之罪无人证可对质?”

    伏在地上的萧宝儿轻笑一声,抬起美眸,幽幽道:“那皇上为何不问萧萧妹妹为何要偷偷来臣女的宫殿,让臣女随着她逃出宫去?难道不是因为她担心臣女成为皇后,父王母妃便顺理成章成为皇亲国戚,将来治不了他们的罪?”

    龙越离看着她眼底的一抹受伤,心下忽地觉得萧索。她聪明如斯,萧萧亦是粗中有细,精明聪慧。两个素未谋面的姐妹一见面便是各怀心思,深不见底。

    他长叹一声,看着面上皆是倔强的萧宝儿,道:“宝儿,朕竟不知你会如此误会了朕对你的好意。”

    萧宝儿唇微颤,怔怔看着龙越离。

    “罢了,那是你的亲生父亲与母亲,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是朕对你抱的期望太大。”他慢慢地道。

    萧宝儿终于忍不住哽咽一声,哭泣起来。

    龙越离淡淡道:“你莫哭了。萧萧不会轻易出宫的。她的性子宁折不弯,看不到她想要的结果是不会退出的。而你,从今日起就好好在微茗宫中,不得擅自出宫半步。”他说着拄着手杖慢慢走出了她的寝殿。

    萧宝儿伸出手,哀哀道:“皇上饶了我的父王和母妃吧!他们若真的犯了天大罪过,只是因为他们的心一时被污垢蒙蔽。”

    龙越离不回头,唯有清冷的声音随着打开殿门的风吹入她的耳中,“他们是你的父母,却也是朕的臣子。曾经有一位女子为了朕的盛世江山倾尽一切,朕不容许任何人毁了她的心血……”

    萧宝儿怔怔看着他长衫一角在殿门一掠而过,终于消失不见……

    ……

    侯府中,定武侯萧定远来回急急踱步,一旁的姚氏脸色如土。这两天他们愁云惨雾,根本没了前些日子即将成为皇亲国戚喜气洋洋的得意。

    “侯爷,怎么办?如今派出的人回属地,一定要把这铁矿之事给遮掩得万无一失才行啊!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就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啊!”姚氏颤颤地说道。这两日她吃不下,睡不安稳,整整瘦了一大圈,连平日保养得宜的脸上也多了几条皱纹。

    “废话!”萧定远暴怒道:“是谁让你做主把唐小婉给杖杀的?还把萧萧卖到了青楼中。萧萧从小受尽府中人的欺辱,如今母亲横死,她一定豁出要报仇的!你看你做的好事!你!……”

    姚氏向来是争强好胜的性子,从前管理王府上下井井有条,恩威并施,堪称大家贵妇的楷模,如今被丈夫一古脑责骂,早就掩面哭了起来。

    她哭道:“都怪我不成?难道不是你在外面拈花惹草,招惹了这下贱的青楼女子进府!”

    萧定远见她只会哭叫叫骂,心中厌烦,冷冷道:“你再哭我们的命就没了!为今之计只有一不做二不休,寻个机会把萧萧那孽种……灭口了!”

    姚氏的哭声猛地停住,一听这话连忙问道:“当真……?”

    萧定远眼中绽出冷光,咬牙一字一顿地道:“自然是真的。侯府上下几百条性命,本侯的前途,宝儿的前途可不能让她毁了!”

    他说完低头在姚氏耳边如此这般说了,姚氏心惊胆颤地点了点头,两人眼中皆有孤注一掷的狠绝,面目狰狞。

    ……

    寂寂小院中,唐萧萧坐在树下看着眼前飞过的花蝶。眼前阴影覆来,她抬了头,冷冷瞧了一眼眼前的人,讥讽道:“怎么?生怕我跑了不成?还要劳动皇上亲自来看着我?”

    龙越离坐在她身边,淡淡道:“宝儿给你的衣服和令牌呢?”

    唐萧萧冷笑一声,转身进了屋子拿了一个包袱丢在了他的怀中,道:“你拿到了,满意了吧?那就滚吧!”

    龙越离笑了笑,道:“你该不会真的真么蠢以为你凭着这些东西就可以逃出皇宫了吗?”

    唐萧萧笑意不改,一字一顿地道:“我唐萧萧自从决定进宫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想过活着走出皇宫。”

    龙越离微眯眼看着她眼底深重的戾气,淡淡道:“报仇真的这么重要吗?”

    唐萧萧反问:“皇上以为呢?我娘亲与我相依为命,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你还有姐姐,宝儿。”龙越离纠正:“她对你也算是不错。”

    唐萧萧冷笑一声:“是她蠢,相信了我!可如今她也被牵扯进来了,她一辈子恐怕再也成不了你的皇后了!”蒲公英中文网 WwW.pgywx.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