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丑妃虐渣不从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八章 极地之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极地之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两名流火国的将领必死无疑时,两张灵符“唰唰”地穿过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精准无比地落在了这两名流火国将领的身上。

    他们身上的火焰瞬间就消失了,一阵清凉无比的感觉从他们的皮肤,渗透到了他们的肌肉和骨头里。

    身上的疼痛,消失了。

    没等中年男子反应过来,又是一张灵符“唰”地穿过了人群间的缝隙,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手劲一松,这两名将领就从他的手心掉了下去。

    这两名将领忙不迭地逃回了流火国的阵营里。

    “灵符师?!”中年男子眼冒火光,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他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张灵符,“啪”地贴在了自己的身上,手臂上的麻痹感就消失不见了。

    “沈芷幽!是不是你?你有种就出来,躲在别人的身后算什么好汉?!如果你不出来的话,我就把你流火国上上下下几千万人口全灭了!”

    中年男子怒火中烧地吼道。

    天烬国的将士们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神色。

    灭了好,灭了的话,他们天烬国就没有敌人了。

    一声轻笑在人群中响了起来——“好汉?我本来就是一个小女子,我何必跟你争一个‘好汉’的名号?况且,我躲在别人身后很没出息的话,那你这个拿凡人出气,丝毫不顾及对方有没有灵力的灵符师,又算得上个什么东西?”

    言下之意,中年男子不是东西!

    中年男子快被气死了。

    他举起手,“轰”地往声源处砸了一个火球过去!

    流火国的将士们慌忙四散逃命。

    “别跑,跑了,岂不是显得我们怕他了?”

    沈芷幽轻声说道,慢条斯理地单手一翻,手里出现了五张灵符。

    这五张灵符乍一抛出去,就在人群上空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

    “轰轰轰!”

    好几个火球砸到了屏障上,除了炸开一朵朵火光之外,连流火国众位将领和士兵的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与此同时,沈芷幽也终于姗姗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她,没有了刚刚那副清冷而无法高攀的样子,又恢复了往常的灵动和笑颜。

    “沈姑娘!”

    流火国的将领和士兵们激动地喊了她一声。

    沈芷幽点点头,朝他们微微笑了一下。

    众位将士们松了一口气——只要沈姑娘清醒了过来,那他们也就有救了。

    不过,天烬国那边,却是另一番场景。

    天烬国的将领和士兵们嘲讽地看着流火国这边的场景,心中冷笑道:你以为沈芷幽清醒过来,你们流火国就有救了?

    也不看看你们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可是玄武大陆第一灵符师,你们就等死吧!

    中年男子也同样看不起沈芷幽这个存在。

    他高高在上地乜了沈芷幽一眼,冷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还杀了我徒儿的沈芷幽?”

    说到最后一句,中年男子心里又是一阵气血翻腾,恼怒不已。

    沈芷幽勾勾唇角,淡定地说道:“你是蠢呢,还是瞎哪?你徒弟的尸体明明都已经显示死了好几天了,你还硬要把她的死因扣在我的头顶上,你是嫌没人背锅吗?”

    嚯!这沈芷幽的嘴巴,可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哪!

    众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了。

    “谁说我的徒儿死了好几天了?!”中年男子狠狠地问道。

    “尸体都开始发臭了,尸身上也有尸斑了,难不成她还能只死了半个时辰?”

    沈芷幽挑眉说道:“你实在不愿相信的话,大不了可以请凡人界的仵作来验一把尸,看看真相到底是什么。”

    不可否认,沈芷幽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不过,对于中年男子来说,到底是谁杀了薛曼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敢欺负他徒儿的沈芷幽,他一定不会放过!

    “我不在乎真相!我只知道,你,必须死!”

    中年男子说完,单手一翻,掌心里就出现了一股翻滚着的液体。

    这股液体有着剧毒,只需要碰触到一点点,就能让对方死无全尸!

    “诶,等一下。”沈芷幽慢条斯理地举了举手掌,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叫‘尉迟真人’?是薛曼舞的师父,玄武大陆第一灵符师?”

    “哼,怎么,你想在临死前,弄清楚我的身份?很好,你猜对了。”

    尉迟真人冷笑道,“现在你可以死得瞑目了吗?”

    他说完,手里的液体翻滚搅动了一番,似乎蠢蠢欲动地想要向沈芷幽洒过去了。

    “死得瞑目?不,在没有打破你这个玄武大陆第一灵符师的‘神话’之前,我并不打算死。”沈芷幽笑眯眯地说道。

    尉迟真人愣了一愣,随即,充满嘲讽意味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你?还想打败我?!真是个笑话!哈哈哈哈哈……”

    沈芷幽耸了耸肩膀,说道:“谁知道呢,不试一试的话,谁也不知道到底胜负是什么,对吗?更何况……”沈芷幽咧了咧嘴,“在前任第一灵符师没死之前,你不也是一直只能屈居第二而已吗?”

    尉迟真人的脸上划过了一抹恼怒的神色。

    是的,在那个人没死之前,他一直都只能停留在第二的位子上。

    虽然在玄武大陆所有灵符师之中名列第二,他的实力也算是有目共睹了,但是,能被世人记住的,永远是名列第一的那一个。

    因此,他非常地不满,也非常地不甘。

    现在,沈芷幽再次提起这件事情,简直是把他阴暗的记忆再次攫取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实在是太可恨了!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着一个和之前那位一模一样的名字,就也能成为第一灵符师了吗?可笑之极!”

    尉迟真人冷冷地笑道,不留余力地打击着沈芷幽。

    沈芷幽撩了撩头发,说道:“既然尉迟真人不肯相信我的话,何必不跟我比试一番呢?”

    “行!那我就和你比试比试,让你死得明明白白,心服口服!”

    尉迟真人说完,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五张灵符。

    “等等。”沈芷幽再次举手制止了他。

    “你还想怎么样?”尉迟真人恶声恶气地问道,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就这样在这里比的话,没有多少说服力。不如这样吧,我们换一个场地,在极地之巅比,怎么样?”沈芷幽微微勾了勾唇角。

    极地之巅,是在恶劣到极致的环境中,天然形成的一个比斗平台。

    虽然环境恶劣,但是,这里却是大部分灵符师比斗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

    因为,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中比斗,也是一种挑战。

    这也是历年灵符师进行重新排位比赛的时候,最喜欢去的比斗之地。

    尉迟真人沉吟了片刻后,冷冷地勾了勾唇角。

    “行!那就去极地之巅!”

    历届灵符师的排位赛,都是在极地之巅举行,对于他来说,早就适应了极地之巅的环境。

    这个沈芷幽,肯定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乍一听说灵符师的排位赛是在极地之巅举行,就脑袋发热地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样也正好。

    到时候,他能让对方死得更难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