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山总裁的峨眉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5章 传授手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55章 传授手艺   

    “咋嘀,小伙子啊,你是对我的手艺奇怪,还是对我的人品奇怪呢?”这个老头突然之间用一种莫名奇妙的眼神盯着丰流看着,丰流看着他这般之后,越发是显得扭捏起来。

    现在的他看到吴名用这一种眼神盯着他看之后,他的身体连忙朝后面缩,他现在突然之间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尼玛,这个吴名应该是个女的,怎么他的目光不正常呢?”

    不过现在有一个方法去测试他究竟是男还是女,所以他跟旁边的那个文物干事程义菊,程义菊现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丰流:“喂~~~丰流哥哥啊,你为什么突然之间跟我用这么一种眼神呢?”

    “呵呵呵,你过来吧,我现在有话要跟你说叫?”

    “嗯啊~~”然后程义菊就朝丰流这边走了过来,等走到丰流这边的时候,程义菊她自己就就有一点点犯傻地看着丰流:“丰流哥哥喂,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

    “好啦,现在我用一种十分严肃的口吻跟你说话啦”丰流的目光微凛。

    “说吧~~~~”程义菊的头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了起来。

    “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叫做无名的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丰流说过话之后,再注意观察着这个程义菊,程义菊的嘴巴倏地张开了,张开的时候还露出那一种比较夸张的弧度,这个弧度几乎都可以塞下一个苹果的那一种感觉啦。

    她自己张了半天,一直都是那一种僵僵的表情,这边的丰流还以为她是不是患上了面瘫了呢?所以他自己的的突然之间伸了出来,然后就在她的面前小晃了几下下,等到现在的她明白的时候,她的表情始才恢复了正常,等到表情恢复正常之后呢?她自己的就用手指指着丰流:“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因为我感觉到她很变态耶”

    “噗哧~~~这个人当然是女的啊”

    “啊~~~那么为什么你方才说他是一个男的呢?”丰流有一点点离谱地看着程义菊,随后程义菊开始解释起来了。

    “还能有什么原因呢?因为她的长相很漂亮,所以不能够让你们知道她是一个美女,我之所以这样子说其实就是为了保护她,你说呢?”

    程义菊此话简直说得就像是那个啥,说得就像是那一种什么样的瞒天大谎被揭穿了一般,程义菊这样就是为了保护她,那么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十分的不同寻常才对。

    所以现在的她突然之间被丰流用一种很严肃地眼神盯着她看起来,她有一点点错愕,甚至还是有一点点犯傻:“丰流哥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丰流的一席话真的像是鞭子一样抽打在她的身上去了。

    程义菊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不断的变换着脸色,然后表现出十分惊骇的那一种表情,程义菊的一张脸最后也变得沉压了下来。

    “这个,这一个能够不说吗?”程义菊说这个话的时候,她自己的脸色格外的十分的属于那一种扭扭捏捏的表情,为什么说她扭捏呢?因为丰流他自己自从阅女无数之后,现在的他可以十分精准无误地通过一个女人微表情来知晓她心里面究竟想些什么了。

    他现在读懂她的那一般扭捏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老子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呢?”程义菊她自己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自从这一声嘀咕之后,程义菊的整张脸开始变得皱巴巴起来了。

    “算了,不说算了”

    “哎呀,要说吗?要说吗”现在义菊撒起娇来的那一种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可爱,看着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可爱,丰流甚至还可以感觉到程义菊那一种可爱之中带着一点点的天真,又或者是天真之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点点可爱,可爱会有尽头的,天真也有尽头的,因为这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天性,但是程义菊的天真还有可爱是发自骨子里面的。

    像她这一种颇有身份还有地位的文物局干事,长期和文物甚至是和死尸打交道,脸上面所释放出来那一种可爱也许还会那个啥,也许还会十分的十分的正常。

    因为他们的生活长期处于那一种压抑之中,等到这一种压抑达到一个点的时候,她们的这一种天真也会自然而然地释放出来了。

    现在的丰流没有再问这个程义菊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了,现在的他就是问跟她说:“谢谢你了哈”

    “谢我,你谢我干啥子嘛”

    “咦哟喝,你自己还是那一个川普口音吗?”

    “必须川普口音啊,不然的话我自己怎么会那么好看呢?”

    “咦哟喝,你自己对自己还是那个蛮自信的嘛”丰流正色地看着这个小妞,小妞十分利索的干巴巴地挽上了丰流的手臂。

    当程义菊挽着丰流的手臂来到了那个无名医怪的旁边之时,无名看到他们两个人手挽着手亲亲热热地呆在一起的时候,她脸上面所释放出来的那一种醋意让这个程义菊都觉得不可思议。

    “喂,医怪呀,你自己为什么用这样一种奇奇怪怪地眼神看着我叫?”

    “嗨,看来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差不多了”当这个医怪说出这个意思的时候,丰流还以为她们两个人是那一种特殊性的复杂的关系,他哪里会知道。

    接下来的程义菊的一席话简直就是那个啥,简直就是直接地颠覆了丰流他自己的想象了:“医怪,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托付人了,所以你以后就不用为我操心了吗?”

    “原来她是你的大姐啊~~”丰流十分错愕地看着程义菊,程义菊的头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了起来:“嗯啊,这个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有~~”丰流说的话开始有一点点带着磕巴的感觉。

    “啥关系呢?”程义菊的那双明亮的眼睛突然之间突兀了起来。

    “哦,不没有”

    “喂,你这个人怎么那样呢?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说没有”程义菊质问着丰流,丰流他自己说话都有一点点那个啥,都有一点点语无伦次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