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冰山总裁的峨眉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 仙罚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时~~牛峰面临着仙罚,仙罚意味着他必须要经过一次性的洗涤,洗涤的过程一定会十分之痛苦,但是痛苦之后一定会换来那个啥,一定可以换来那一种肉体上面的革新的。

    肉体革新意味着什么呢?那到底可以让他自己变成一个新的身体,他现在可以在这个新的身体里面做其他的事情,他身体的皮肤还有他的肉体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革新,等到这一种革新完成之后。

    他自己就会有力量做成其他的事情了,那么此时~~牛峰到底变成了什么呢?此时~~~等到牛峰变成了那个啥,等到牛峰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时候,旁边的丰流就用一种比较错愕地眼神看着他:“喂~~~我说哥们儿啊,你今天真的是可以呀~~~~”

    “咋了~~~”牛峰现在很明显的没有反就过来,他错愕地看着他自己,他的两只眼睛不间断的,在他自己的身体上面来来回回地扫荡一圈,等到他自己确认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的时候,牛峰的嘴巴倏地张得老大老大,是那一种张得几乎是可以塞得下一个苹果的那般大小,等到他张口结舌的时候,他自己的那个麻烦就已经在无形之中被丰流给解决掉了。

    “呵~~~你现在还要我怎么说你呢?”

    “什么?”

    两个人的话还没有说话,他们的中间很快就出现了一处幻景,在幻景之中牛峰他开始穿着那个女人的衣服,那一层衣服上面会明显的覆盖上一层薄纱,薄纱十分之缭人暇想,因为在那一种暇想之中,牛峰他就有一种将这身边近10个女人一次性扑倒的那一种感觉了。

    最后~~~牛峰他竟然在丰流的面前翩翩起舞起来了,当他自己跳舞没有跳出一个所以然的时候,旁边的丰流他自己就会那个啥,他自己就忍不住地笑起来了,他的笑是那一种带有一点点讽刺意味的笑。

    笑声竭止的时候,丰流他自己也就没有再去做什么了,顶多他自己也十分愉快地加入他们的舞圈之中去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舞的是哪一种舞,他们只是知道他们有了这一曲舞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会更加更加的亲密了。

    舞跳完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说话了,此时~~~牛峰看着丰流,丰流亦看着牛峰,他们之中的对视持续了差不多了五六分钟的样子,等到这一波持续之后,换过来的就是那一种那个啥,换来的就是那一种时间上面的凝固,时间上面到底可以凝固成什么样子呢?

    没有谁可以解答这个问题,就算是真解答也会变成那个啥,也会变成那一种无本之源,无米之炊的感觉,不管是哪一种感觉,那个最后的感觉才是那个啥,最后的感觉才是最最最为真实的,真实的事情会让你自己的意念一直都会处于那一种那个啥,一直都会处于那一种精神相当之亢奋的状态。

    当你自己的精神亢奋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自己就会有那一种全新的借口了,借口会让你自己不断的超脱,等到你自己超脱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自己一定就可以发生那一种质变了,质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质变就意味着你可以获得到不少的档次,每一种档次就应该可以解决掉你新的问题,一种问题还可以变成一个全新的问题,一个新的问题还会有一种莫大的责任,等到这一种责任变成一种新的问题的时候,新的问题才会产生那个啥,才会产生那一种新的社会性的问题了。

    五分钟的时间,牛峰和旁边的丰流直接对视了约有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像是五年一样的漫长的,五年的时间确确实实的是那个啥,五年的时间确确实实的不少,五年应该可以说是在那个啥,五年的时间应该可以说在某一种程度上面可以改变掉一个人,不光是可以改变掉这个人的心理,还可以改变掉一个人的性格。

    五分钟确实是一年吗?丰流看着牛峰,牛峰亦看着丰流,他们两个人看着看着,时间就已经发生了那个啥,时间竟然有了那一种凝固的趋势了,当时间凝固之后,他们竟然发现了对方的那一种老态,他们真的变老了。

    五分种竟然可以让他们变老,这个时间是不是太快了,这个老化的速度会不会是那个啥,会不会是一种相当之老化的趋势呢?这不应该用趋势还有趋势进行着表达,这准确地来说应该会是一种让人完完全全摸不着头脑的东西,等到这个东西不被别人所承认的时候,这个东西就会在往往在无形之中对人造成一种莫大的恐慌,恐慌的意识还会变成什么呢?

    他们再也没有再去说什么了?他们再去说也就会造成一种无聊的局面,他们本来在那个五分钟的时间里面老去了太多,为什么还要去那个啥,为什么还要去凭空无怨无故的去损耗着时间呢?

    等到时间的确定之后,他们都要想着去站起来了,丰流站起来绝对会是轻松加上自如的,而旁边的牛峰呢?牛峰的站起来一定会是一个相当相当之费事情的事情,因为他的身体在变成女人身体之后,他自己的两个肩膀上面犹如像是扛上了一座泰山一般,泰山会让他自己形成一种重力的加成。

    先前在那个重力场的时候,他已经饱受了那一种那个啥,饱受了那一种重力加持带给他的莫大伤害了,伤害一定还会再那个啥,伤害一定还会再进行下去的,因为他们两个人就有一种那个被一种层层递进的陷阱所包围的那一种恐怖氛围里面去了。

    现在的他们只要去摆脱这个陷阱才有可能去脱离这一种重力场,重力场还是没有能够去解决掉这个问题,所有的问题还需要在一定程度之中去进行着一种超脱。

    此刻,丰流也没有再去说其他的了,他现在需要表达的无非就是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就是要自己有能力离开这个重力场,甚至是这个老化场。

    冰山总裁的峨眉保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