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大周当皇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一章:各安其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放心,本老爷就是饿死渴死,也绝不开门纳降,向你等乱臣贼子摇尾乞怜。”晋军都尉程如实在是没有气力,说完这句话,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沿着墙面滑落坐在了地上。

    “公叔娄,待会把水壶绑在利箭之上,让弓弩兵射箭入城。大事未成,岂能让晋军都死绝了。”韩少保命令道。

    公叔娄问道:“是否给些吃食?”

    韩少保想了想,说道:“也罢,晋王使者指不定什么时间才能过来,总不能不被渴死却被饿死了吧。这样,跟天安阁处的晋军一样,每天只提供半顿口粮,饿不死就行。”

    公叔娄领命而去,韩少保瞧着南绝城门之上的晋军大旗,看了一会,便就离去,返回十绝城原御马司潘南府邸,现改为城主韩少保临时府邸。韩少保命令众兵将,也都各自散去回府休息。

    南春、王乔烈、樊无期、温苏媚和姜子都在十绝城城主府邸会客厅等候,见韩少保归来,纷纷起身相迎。

    姜子问道:“晋国可有使者前来商谈?”

    “有个毛线!怕是晋王已不要了这些晋军兵士。”韩少保颇为不快说道。

    “晋王其心当如此之毒?竟不顾自家兵士死活?”樊无期说道。

    “二哥,你以为每个人都像四哥那样,不论出身贵贱,一视同仁,皆将兄弟兵士视为手足之人。”王乔烈说道。

    南春也道:“六弟此言甚是有理,大周天下无一人能有四哥之胸襟,若是不然,何至于会有众多兄弟不记生死,愿以命相随。”

    樊无期说道:“五弟六弟之言,二哥自然是明白的,只不过令我难以想象的是,晋王放弃这些晋军兵士,难道不怕遭受晋国上下议论吗?即使装模作样的派出使者前来商谈一番,也好过这般无动于衷啊。”

    樊无期之言,众人也都不知该如何作答,就连姜子也暂时不太明白晋王为何能如此沉得住气。

    “算求了,不管了,先这么围困着吧,反正十绝城现在政治清明,一扫往日颓败之像,先前城内周军囤积了不少粮草,支撑一年半载绰绰有余,如今有比这更多紧要之事前去办理。老五,你挑选几名手脚厉害的兄弟,秘密潜回白乌山凌虚道观,现在十绝城局势已定,你把我叔父韩成子安全接来十绝城。记住,此行前去白乌山凌虚道观要穿过魏国地界,一定要当心,切勿走露了风声。每隔半日便要飞鸽子信保持联系说明行进之地,若无鸽子信视为遭受危险,我会派人秘密前去营救。”韩少保说道。

    南春领命,说道:“四哥放心,叔父若有闪失,老五提头来见!”

    “好,即刻便去准备吧。”韩少保说道。

    南春得令正欲离去,韩少保想了想,忽的又叫住了他,说道:“若有他人询问你去往何处,不必回答,路上时刻注意谨防有尾巴跟随,切记!”

    南春点头明白,与樊无期、王乔烈、温苏媚和姜子拜别离去。

    “二哥,我交你一个重担,我封你为十绝城南司将军,主管城建防控方面。你昔日是凉国玄甲军百夫长,统兵调度甚是得心应手,此次在夺城之变中,全靠二哥力挽狂澜拼死守住十绝城三处三门,居功至伟,当为表率。待十绝城局势彻底稳定下来,再行论功行赏。”韩少保说道。

    “主管城建方面,怕是四弟选错了人,二哥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呀。”樊无期为难说道。

    温苏媚说道:“二哥领兵打仗时那股子机灵劲哪去了?你当臭小子真得傻了嘛?非要让你当这南司将军主管城建?城建防控将军虽然不是什么实权大官,但是能深入的了解十绝城的城防布局走向,知道此处城建可容纳多少兵力布控,知道那里城墙夯土程度厚薄深浅,能否抵挡得住日后敌军大型攻城器械的进攻,等等等,不一而足。”

    姜子也道:“言简意赅,少保就是要让将军你知道,十绝城的各处城墙建设方面的地理形势以及整座城池的整体布局走向,这可是个重担,绝不是可有可无之职,不然周天子也不会在这十绝城设置这么一个南司官职。少保此举,是为了将军日后能更好的掌控全局统领大军而有意为之。一城之守将主帅,倘若连城池城建都不了解,如何能拱卫王城安全。”

    “知我者,媳妇是也!先生是也!”韩少保笑着向二人抱拳行礼说道。

    樊无期恍然大悟,说道:“四弟良苦用心,二哥后知后觉,实在汗颜,四弟,不,城主放心,我樊无期绝不辜负所托。”

    “都说了,没有外人在此,你我兄弟相称便就罢了。二哥你先去就职,稍后我会命兵士通告众将士。”韩少保说道。

    樊无期向姜子等人,抱拳行礼,领命而去。

    “先生,就先委屈你继续做着军师之位了。不过是从祖安之的军师,变成了我韩少保的军师,先生委屈了。”韩少保说道。

    “倒也无妨,与其做祖安之的军师,不然做少保的军师岂不更好?”姜子笑说道。

    王乔烈在旁嘿嘿笑道:“那个,四哥,你看二哥和五哥都要事情做,要不你也给我弄点事情做做?天生就是操劳忙碌的命,实在是闲不下来啊。”

    “既然如此,老六你就做我媳妇的贴身保镖吧,护她周全。”韩少保说道。

    “保镖?啥意思?”王乔烈不解问道。

    “交给老六你一个艰巨而又伟大的任务,寸步不离温苏媚,护她周全,若有闪失拿你是问。”韩少保说道。

    “有没有比这个更有挑战性任务?比如给老六我一个官当当也行啊,不论官职大小都可以,我王乔烈容易知足,不挑挑拣拣的。”王乔烈说道。

    温苏媚上前一把拧起了王乔烈的耳朵,故作嗔怒说道:“老六,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上本姑娘还是怎么的?你四哥让你保护于我,你还瞧不上?怎么,瞧不起你嫂嫂是不是?”

    王乔烈连忙叫痛,赶忙说道:“嫂嫂误会了,岂敢啊,你这母老虎哪个敢欺负你啊,你不去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母老虎?好你个王乔烈,看我今天不把你耳朵给拧下来,不给你长点教训不行啊这是。”温苏媚故作不满说道。

    “哎呀呀,嫂嫂,老六错了,老六口无遮拦知道错了,你快放手吧,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王乔烈连声求饶说道。

    韩少保和姜子二人瞧了,不禁大笑,看着二人模样实在有趣。

    “先生救命,四哥救命啊,你娘子太过霸道了,哎痛痛痛快放手嫂嫂,再不放手,老六要发飙了啊。”王乔烈连声说道。

    “好啊,还敢发飙,来,你发一个给我看看。”温苏媚闻听更加不服气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